荷兰养老之父汉斯·贝克将“是文化”带进中国

来源:搜狐焦点网  作者:顾正欣
2013年06月26日18:14 我来说两句()

  汉斯·贝克教授来自荷兰,是“老龄住宅产业杰出思想家”,曾担任生命基金董事会主席,现为其形象大使,致力于推广生命公寓的护理哲学,并两次获得老龄住宅产业杰出思想家的称号。他来到中国进行养老文化交流时指出,无论在荷兰还是中国,存在相同的养老方面的问题,不要把老人看成一个数字或者符号,别对他们想做的事情“说不”,他希望能将“是文化”带进中国。受中国著名养老地产投资人滕威林先生的引荐,搜狐焦点旅游地产独家专访汉斯·贝克教授。

  【主持人】:各位搜狐网友大家好,欢迎大家来到搜狐高端访谈会客室,今天邀请到一位老朋友,来自荷兰生命基金形象大使、养老之父 汉斯·贝克教授,请给我们网友打一个招呼好吗?

  【汉斯·贝克】:您好。

  【主持人】:非常欢迎汉斯·贝克教授来到中国,这次参加中国养老论坛,您觉得在中国养老产业投资方面,荷兰和中国方面有什么样不同呢?因为中国我们都知道很多的投资是政府行为,荷兰是不是这样呢?荷兰有哪些不一样的地方?

  【汉斯·贝克】:觉得非常有意思,荷兰是一个很小,只有1600万人口,但是却相对来说比较富裕的国家。政府投资养老已经做了很多年,但是由于经济危机,政府越来越困难。实际上荷兰的养老状况正在慢慢的私有化,然后我看到中国的发展速度特别快,中国是在慢慢的变富,然后有越来越多的人也参与到私人投资到养老这一块。实际上我们两个国家走的路是走到一块去了。殊途同归了。

  【主持人】:昨天我也是被汉斯·贝克教授演讲感动到,他说现在已经71岁高龄了,有一位非常爱生活的母亲,96岁,仍然会开车,自己会料理自己的生活。我觉得在生命公寓里面居住的老人都像汉斯·贝克教授的母亲一样过得很快乐,我想知道汉斯·贝克接触养老产业的工作,他的目的是什么?


 荷兰生命基金形象大使、养老之父 汉斯·贝克教授

  【汉斯·贝克】:我就是一个非常想服务大众的人,只要能够为大家服务,为大家做事,我就觉得很开心。那么在做养老这一块,你就会发现不管你是富人、穷人、中国人、外国人、荷兰人,大家都是人,让人快乐的基本条件都是一样的,如果我坐在桌前,我渴的时候喝水,我饿的时候吃到很美味的菜肴,我会觉得很开心。但是中国和荷兰其实一些基本情况都蛮像的,中国有独生子女政策,但是荷兰人的生育率是很低的,每对夫妇平均只生一个半孩子,等你人老了以后,大家面临的问题是一模一样的,他觉得被社会所抛弃,他觉得孤独,他觉得沮丧。当你感到到沮丧的时候,吃药是无法解决的。我的使命就是要让老人摆脱这个孤独感、沮丧感,让他们快乐,成为他们快乐的源泉,这是我的动力。

  【主持人】:没错,给别人快乐,自己也能收获快乐的过程。

  【汉斯·贝克】:你说得非常对,实际上人开心了,人只要一开心,他的病也会减轻。这是降低成本很大的妙处,让他的客人很开心。让人开心有两个秘诀,一个是从个体角度上来讲,你要成为你自己生活和自己身体的老板,你是人,哪怕你是坐在轮椅上,你还是一个人,而不是一个病号,你仍然是自己的主宰。第二个就是群体意义上的开心,大家在一起要有话题去讲。请注意,不是讲你今天膝盖痛,明天肺痛,不要讲这些很悲惨的话题,要讲很开心的话题,这样的话,大家忘记身上的病痛,然后作为经营者就要想办法不断的创造开心的话题。

  【主持人】:没错,我也非常受感染,我也希望将来的父母、爷爷奶奶也能像汉斯·贝克教授老年生活非常开心和快乐。我昨天也是看了生命公寓很多影片,被里面那些快乐的老人所感动。觉得那样的生活才是我们所有人都向往的一种生活,我想知道汉斯·贝克教授当时做这个生命公寓的意义在什么地方?生命公寓有没有拟定一个目标,或者说将来想做成什么样子?

  【汉斯·贝克】:当然我们在做任何一个项目,在做任何一个事业的时候,永远都有成长的空间。我在做生命公寓的时候,趋势我一定要做这件事情,按照我的思维,按照我的理念去做这件事情。我看到在我们周围有太多的“不”文化,就是“NO  culture”,大家习惯说“不”,习惯碰到一个限制,马上停止思考了,这个不行,我不能做。包括我这次来中国,我也看到了太多的“不不不”,大家都在对老人说你不可以做这个,不然会怎么样。他说我要改变的就是完全扭转你的这种思维,任何事情都是有转机的,任何事情都可以先往积极角度去想,你先想我可能会怎么样,哪怕犯了错误也没关系,我们可能在积极的角度上做一些调整、谈判和适应我在荷兰的时候,因为现在经济危机,所以大家钱袋子要抓紧一点,但是我看到中国发展得非常快,有很多的财富。当你财富增长了,可以做很多事情,可以造很多游泳池什么的。我在中国看到可以让老人很开心的事情,中国做得特别好,像卡拉OK,或者老人在公园里打打拳,练练太极,特别好,这一点我们荷兰必须要向中国人学习,我们大家要相互学习。

  【主持人】:其实身在在不同的国家,就会有不同的文化,不同的信仰,不同的习惯。每个国家都有每个国家值得借鉴的地方。昨天听汉斯·贝克教授介绍,老人应该抓住最后的年华,做一些疯狂的事情,也是让老人觉得快乐的事情,我非常的赞同。有一个疑问,像咱们中国人有一个说法,避免让步入老龄化那些人参加同龄人一些赞礼,怕给突增一些伤悲。我不知道在生命公寓那么快乐的氛围里面,怎么样看待人去世、死亡这件事情?

  【汉斯·贝克】:当你失去一个很好的朋友,甚至伴侣的时候,你想通过交谈的方式,让护士整天跟他谈谈是没有可能降低这个悲伤的,你只有的不断在你的养老院里面组织各种各样的活动,然后创造很多很温馨的氛围,他也可以去谈,他也可以跟周围的人拿着照片去缅怀自己的老伴。但是慢慢的很快他的生活又被各种各样疯狂的事情填补了。打个比方,今天我们搞一个大象过来,明天搞一个鳄鱼过来,后天鳄鱼还在大厅里跑丢了,但凡有了这种疯狂的事情,他会忘掉,他会慢慢征服,克服这个悲伤,然后他会去缅怀,他会去回忆自己和老伴在大家庭里面渡过的温馨的、美好的、快乐的时光。我不能够阻止人家去死,人都要死,也不可能让他们死得慢一点,但是我们可以让他死得开心,你开开心心去死,到死的前一小时都觉得自己是很幸福,很开心的就行了。

  【主持人】:用快乐的事情来充实他们的生活。

  【汉斯·贝克】:在我们生命公寓倡导“是”文化,非常重要的一点,要利用这个文化在你的群体当中,其实个人大家互相都不认识谁,慢慢慢慢的形成一个家庭。我们就会创造出一个家庭,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是从平时接触来看比家人还亲。接下来你再去发展各种各样的活动,有各种文体活动,但是还有一点非常重要的是如果老人他一直都习惯每天按部就班做一些事情,打比方烫衣服、煮饭、煮咖啡,那就让他一直不停的做这些事情,因为只有这些事情才能让他的生活充实起来,才能让他忙起来。不能说到养老院里面,他也不用洗衣服,不用去煮咖啡了,都有人伺候了。如果说伺候得太多了,护理得太好,比护理得不好还要糟糕。老人的很多功能,如果你不用就退化了,然后最后就动不起来了,如果让我在椅子上坐两个月,我都不会走路了。

  人哪怕是坐在轮椅上,也不是一个数字和号码,不是动物园里一个东西,动物园里的动物每天都有吃的,还有每天有人打扫、洗澡,但是人不是动物,有各种各样的需求,有价值观。觉得自己有用,他觉得我能够做的事情,就让他去做,让他觉得自己有用。

  【主持人】:只有尊重生命,热爱生活的人才能把这个养老事情做好,而且还能给更多的老人带来快乐。

  【汉斯·贝克】:英雄所见略同。

  【主持人】:非常感谢如此快乐的汉斯·贝克接受我们采访,非常感谢你能够把你的快乐的理念、是文化带入中国来,让更多中国人,更多中国老人借鉴这种是文化,从中找到自己乐享晚年的最佳方式。

搜狐旅居·云南上线啦

视界观

旅居荟

WIWO融旅荟

最新发布

网站地图 新房二手房家居产业旅游团购

焦点版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