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必虎:旅游型城镇化需以当地居民和外来游客为本

来源:搜狐焦点网  作者:顾正欣
2013年07月24日16:47 我来说两句()

旅游地产讯:旅游型城镇化高峰论坛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隆重举行。论坛由国际旅游学会、北京大学旅游研究与规划中心主办,大地风景国际咨询集团承办。搜狐焦点旅游地产作为战略合作媒体全程报道此次峰会。论坛期间北京大学教授、博导WIWO融旅荟理事吴必虎先生接受记者采访,实况如下:

    【记者】:咱们主题旅游型城镇化,因为前一段日子新型城镇化一直谈得很热闹,大家都在谈论这个问题,旅游型城镇化到底是什么时候提出来的?您给我们介绍一下?


北京大学教授、博导WIWO融旅荟理事吴必虎 

    【吴必虎】:实际上旅游城镇化也不是凭空而来的,我们观察到很多地方城市发展在旅游紧密的推动下,像三亚这个城市很小现在变得发展得很快,特别是张家界,传统的旅游城市,风景旅游城市和新兴的像台儿庄,像河南的焦作,原来是挖煤的城市,包括大同它的古城全部重建一遍,都是因为煤炭或者资源型城市也得转化,包括北京在首钢搬走,很多政府部门撤销的时候,把旅游局扩编,提升它的档次,变成旅委,这些都说明一些大城市,或者是专业的旅游城市都在旅游的产业结构的地位的一种变化。包括西安曲江新区到曲江模式,也是有争议的。有争议的领域说明它是一个新生事物,它是事物发展的方向,因此当我们观察到这种现象,我们就发现原来城市化不一定非要像北京过去一定要做一个首钢,古都洛阳一定要做很多很多这种骆驼、洛玻大的厂,这些厂最近都垮了。原来的大同煤炭型城市、焦作这样一个城市都在发生变化,包括徐州、包括大庆,有的叫做痛苦的转身,有的叫华丽的转身,都说明这个城市在发展过程当中旅游起的作用越来越大。观察到这几个现象以后,我们提出来原来城市发展除了工业化推动以外,第三产业,现代服务业对城市的推动力是非常强的,而且会越来越强。所以我们提出来旅游导向型的城市化过程。那么它与新四化,或者新型城镇化相联系的话,我们发现正是这些不同的产业支持城市化的发展,使得我们新型城市化才有一个落脚点。因为你会注意到所谓新型城镇化很多人都想到过去的城市化的毛病,城市土地的快速城市化,而人本身或者产业这一块没有城市化。而我们找到一个旅游业作为现代服务业最活跃、最热闹,或者说涉及面最广泛的产业部门,它对城市的影响是很大的。不是过去简单的理解成建两个景区,收两个门票的单一观光经济形式。所以旅游导向型的城市化,包括观光旅游、休闲度假旅游,特别是商务旅游,中国的城市在全球化或者全国化过程中,每个城市互相之间的人流、物资,现金流,信息流,在这样一个互相的交流过程当中,它的商务流越来越活跃。所以它形成了我们称为大旅游产业推动了大的城市化的发展,作为一个城市现代服务业的支撑。因此这种现象我们观察到了,所以提出来旅游导向型的城市化,简称旅游型城市化。

    【记者】:这也是非常长的历史背景作为铺垫,刚才您也说到商务旅游,现在也是令人非常关注的项目。您的一个观点“商业化也是保护古镇旅游景区的一个方式”这个提法非常的新颖,相信提出来也会受一定的争议。

【吴必虎】:我知道媒体喜欢有争议的话题,大家才愿意来讨论,愿意来听一听。我也不是为了吸引大家的注意才说这种话的,确实我的观点是这么认为的。因为我们现在所能看到的古镇,没有一个不是古代商业化的结果,或者商业运行的结果。比如说乔家大院,王家大院,山西这些大院,都是过去晋商在全国各地做商业,过去的一种金融业,赚了钱,包括本身大院本身也是过去银行的一种管理中心,或者是一个培训中心之类的。再比如说我们现在云南看到的大理,丽江,香格里拉的古城,都是过去茶马古道上形成的。现在在江南古镇也好,周庄也好,西塘也好,朱家角也好,都是过去在长江三角洲地区,以水运为主的时代形成的。在湖南,在贵州,都是在湘江、支水,或者是沿途形成,包括刘晓庆拍的王春,都是过去沿着水运时代形成的这种码头,这种古镇。所以商业化或者商业的交流的过程,创造和维持的历朝历代的古城的发展。现在这些古镇也好,古城也好,当时所依据的水陆交通,或者是沿着大运河从杭州到无锡,到扬州,到镇江,到济宁,到台儿庄,一直到北京通州、通县这一条大运河沿岸的古城,也是过去商业化,物流商业贸易的一个结果。但是现代这些城市古代交通功能都变化了,这些城市就衰落了。衰落以后如果说新的产业,比如说工业起来以后,基本上全部把它推平,然后盖现代化的工厂。工业化现代化过程全部把古城毁灭了,有的政府强行把围墙拆掉,而且很多城墙是八十年代改革开放以后新的工业化过程破坏掉的,现在我们能够幸免于难看到一些古城、古镇,是因为那个地方实在太破了,交通特别不方便,然后也没有经济发展的动力,所以是贫穷落后让这些古城没来得及拆。

现在再说要保护这些古城的时候,我们不能忘掉当地的居民他也要发展,他也要赚钱,他也要去买衣服,去买手机,买什么东西。所以如果让这些当地居民有业态,实际上旅游,可以说现在古镇能够保留下来,连阮仪三本身都这么说,阮仪三是中国保护古城、古镇非常典型的人物,做出很多贡献的,但是同时他和他的一批保护古镇的一些人,他可能对旅游回避不掉,但是又有一点不满意,甚至有一点痛恨的样子。实际上最近我看他写了一个微博或者博客,长微博里面讲了,很多地方政府圈地是要保,不听他的,但是他就发现一个规律,你把它保下来搞旅游可以挣钱,地方政府最喜欢这种话了,但是地方政府没把这些古镇拆下来。这句话从一个侧面说明,连阮仪三教授都说明旅游确实为古镇的保护留下来一个好的借口,或者一个好的机会。所以我说旅游是保护了古镇的方法跟工业化相比。什么叫旅游?旅游就是外地人来看这些东西,那么看见的时候,他要吃饭,他要上厕所,他要洗澡,他要洗脚,他要按摩,他要买纪念品,所以所有这一切为旅游者提供服务的东西就叫商业化。还有当地居民为什么商业化,当地居民看游客来了以后,第一年很高兴,然后也傻乎乎的,随便你们到我家吃喝没问题,不要钱,或者很便宜。

后来有一些当地居民比较聪明,学得很快的,很快学会如何赚外地人更多的钱,扩大规模经营。当然也不排除一部分外地人到这个地方来做生意。这个过程当中,游客需要各种旅游服务,当地居民需要做生意来赚钱,来振兴这个地方的产业。这个时候共同作用的结果,就是我们所谓古镇商业化的问题,所以我认为商业化问题,是商业化使得古镇可持续发展。但是这里要掌握一个度,什么叫过度商业化,过度商业化会影响游客的旅游体验的质量,太影响以后,大家就不去太商业化的地方,去那些还没商业化的地方,所以这些太商业化的古镇重新衰落,重新回到古镇衰落的老路上去。所以过分商业化是不怎么好的,那什么叫过分商业化,没有标准的。所以不能说文艺专家怎么说,或者古城保护专家怎么说过度商业化那就不让它商业化。也不能说要赚钱了,做生意的人和地方政府说没关系,还不够商业化,继续让它发展下去。所以什么叫商业化,可能在东部地区,每个镇,每条街同时有两万五万人就叫过度。但是西部那些地方五千人就很多了,不同的地区,不同的发展阶段,大家对它的忍受的能力或者是接受程度,所以我们有LAC这样一个技术和模式,可接受的变化的一个程度。在这个限度以下的都可以接受的。哪里是限度,没有一个纯的,或者哪个建设部,或者住建部,或者国家旅游局,或者环保局出一个指标说,过了这个就过了,那没有。这个地方就是要每个地方会不一样的。商业化是古城被创造出来的主要原因,商业化是古城能够可持续发展必要的要素,但是不要让他过度商业化。过度商业化的标准是没有统一的标准的,大家要坐下来商量的,所以就这么回事。

    【记者】:明白了,无论是旅游产业,还是您说的商业化都是以人为本,以人的体验和感受为基础。

[1][2][下一页]
本系统支持键盘方向键←和→翻页
搜狐旅居·云南上线啦

视界观

旅居荟

WIWO融旅荟

最新发布

网站地图 新房二手房家居产业旅游团购

焦点版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