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必虎:旅游型城镇化需以当地居民和外来游客为本

来源:搜狐焦点网  作者:顾正欣
2013年07月24日16:47 我来说两句()

    【吴必虎】:实际上以人为本不是以保护专家,也不是以北大教授,也不是以外来投资商以他们为本,是以游客和当地居民为本,他们需要的就是合理的。我不认为专家说的就是合理的,也不认为投资商要求就是合理的,当地居民认为我要这样做生意,发展了,游客也很满意了,文物不会被破坏,不会被拆掉,这个就OK了。以人为本,这个人是谁也是一个问题。

    【记者】:以人为本在新型城镇化和咱们以前的所谓城镇化也是一个区别,我们之所以提出新型城镇化也是意识到以前过度的开发,过度的资源的利用,而忽略了人的一些就业等等一些压力。

    【吴必虎】:对,过去的老的城市化和新型城镇化的差别,一个最大的差别,原来的发展只重视官员本身发展的需要。因为官员的发展需要就是GDP增长得很快,因为有了GDP可以继续升官,而当地老百姓对GDP需要不需要?或者说从增长的GDP得到多少分享的机会,这是一个问题。所以我们现在提新型城镇化,第一城镇化的目的是为当地居民提高生活质量。那么旅游是在对于一些没有好的工业资源,没有好的区位,也没有好的人力资源的情况下,很多小城市,乡镇,古村落他们发展的比较好的选择,能够让当地居民得到发展,能够为这个国民的休闲、旅游需要提供旅游产品。这样的所谓新型城镇化,包括旅游型城镇化,能够同时考虑到游客和当地居民需要的城市化过程,它就是一个好的城市化。我觉得满足当地居民和外来访客、旅游者的双方要求。对于地方政府是不是产生很多GDP,那根本不重要的。

    【记者】:您刚才提到了咱们现在是新型城镇化的大背景,现在提出来这么一个发展趋势,给我们旅游产业又带来哪些机遇和挑战呢?

【吴必虎】:第一旅游型城市化,或者城镇化,新型城镇化本来对旅游带来很多新的要求,比如说原来我们做旅游主要是叫做景区旅游,风景的观赏旅游,也就是观光旅游,是门票经济。现在的把观光、休闲度假商务会展这些综合放在一起大旅游,就要求旅游经营者,管理者,包括人力资源都需要提升,这是对产业本身带来很大的变化。原来比如说几乎所有的旅游都发生了文物古迹或者风景名胜区里面,但是现在不是,现在可以人工的做一个古北水镇出来,那个地方本来没有水镇,陈向宏代表中青旅去做了。再比如台儿庄原来不是这样的,人工做一些开发。再比如最近在河南洛阳武则天在那个地方当女皇帝的时候,基本上历朝的战火把她焚烧。现在只能挖一些古代的城门的柱土。但是在这个基础上,如何让外国人和外国游客,外地游客可以感受到唐朝洛阳古都城视觉上一些感受,我们就要活化,把过去的遗产加以开发,让除了考古专家、文物专家以外的普通人也能了解到它的灿烂的文化,恢弘的建筑,怎么来表现这是一个挑战的问题。因为文物法规定不可以在遗址上面再重建,那么不重建的情况下,如何让游客感受到它呢?

那么就有各种活化的方法,博物馆,看现场,或者在它边上做一些展示,总的来说,让人家能够看到,能够看得懂。这个就是对于旅游产品开发的一个挑战,这是一方面的变化。另一方面新型城镇化,旅游型城镇化对城市本身提出了要求,我们不能再用以前只考虑当地居民常住人口进行规划了,我们很多城市规划,为什么外地的农民工不能在这儿就学,不能公费医疗。因为城市原来规划的时候没考虑他们,容量不够。然后我们在做城市规划的时候,只考虑到本地常住人口,而大量的来做生意,来开会的,来做节目的那些外来访客,做商务旅游的人,有的城市是一半常住人口,一半是流动人口。而城市规划规范或者是条例、标准,都没有考虑到大量的流动人口,商务的客人。所以我们城市规划也要改变,所以双方面都会有很大的变化。

    【记者】:没错,现在我们也是慢慢的意识到了您刚才说的从观光旅游到度假旅游这么一个趋势的转变,咱们国民对度假和旅游的需求也是慢慢有所提升,也许以前到一个地方,待一天两天,甚至有的会花五到十天时间在那儿小住一段时间,您说的一些外来访客和常住人口的区别。您觉得现在国民的度假的形态是怎么样的?您怎么看待当今国民度假意识?

【吴必虎】:这个问题提得好专业啊,应该这么说过去的三十多年中国旅游的发展可以说先是国际旅游,然后国内旅游,国内旅游也是先观光旅游,后来慢慢朝着休闲度假旅游发展,休闲度假旅游应该说正在兴起,但是还没有形成主流。我们去欧美,到了星期六、星期天,高速公路上很多小车,后面拖着一个小船,然后到处都是那种出去玩的这样一些人。而且政府官员也好,大学教授也好,或者说企业也好,到了星期天要加班是不大可能的。把他度假作为神圣的权力,或者一种生活质量的表现。但是中国现在大家都在加班,所以中国快速发展阶段,但是这个阶段恰恰就是休闲度假产生的一个预兆,大家特别忙,特别累,接下来就是发展差不多,大家也认识到再这么快没有意思,消耗资源太多,星期六、星期天所有的空调应该关掉,大家到户外去,这种意识观念越来越强,大家可支配收入也在提升。特别是大家对于我星期六,或者假期应该出去玩这个概念,观念越来越强的时候,度假它自然而然形成这样一种趋势了。

当然中国的度假有增长,但是不够快或者不够稳定的一个原因是我们整个社会的保障制度没有建立起来。比如医疗保险,养老金,就业的失业的保险,第一,总的人口只有30%几有保险,农民是没有的,包括进城的农民是没有的,未来应该把社会保障,公共事业,比如你的教育从一年级到高中基本上不要花钱的,政府给你出钱的。现在家长为小孩教育花的钱太多。第二个大病医保,现在很多人看一场病,连一个感冒都要一两千块钱。我记得我小时候感冒只要三五块钱,几毛钱,现在药价涨得太多了。所以医疗,还有住房,我们房子那么贵,买不起房,租金又那么贵,所以大家公共保障体系没有建立之前,大家不敢把钱拿去花天酒地,或者到外面去游山玩水。但是这个社会发展接下来要做的一个改革,就是要政府少收一点税,让企业活得好一点,让员工有更多的社会保障,不要说过几分钟说养老已经不够用,大家再晚几年退休吧,那就60岁以后本来想好好出去玩的人,还要工作五年,所以这都是一个问题。社会保障体系建立以后、逐步完善以后,中国的休闲度假会形成大众,现在处于发展,当然中国两极分化特别突出。再怎么没有医疗保障,各种社会保险的时候,但是仍然有一批人能够出去度假的。因为中国的人口基数太大了,13.7亿人,只要有1%5%的人能够度假,他这个基数对于外国人看来就是做梦都笑醒,这么多商业机会。这是中国的一个度假市场的巨大的不同,增长的基数特别大,然后潜力很大。

另外一个度假的产品不足,中国的好的比如海滩,还有好的温泉,跟西方国家欧美比,我们人均每万人拥有的海滩的长度,我们每万人拥有的度假的第二住宅的数量完全不足。所以据报告,日本土地比中国紧张得多,他们有十万人拥有高尔夫球场数是我们中国好几倍,中国的度假产品严重不足也是一个很重要的未来面临的挑战。所以对于旅游地产商,我们焦点的融旅荟本身聚焦于旅游地产这一块,而旅游地产跟休闲度假这一块息息相关,但是我们显然整个行业没有找到感觉,很多像万达在长白山下边做一个很大的投资项目,他能不能赚回来,实际上现在大家没有把握。为什么呢?对于消费市场的特点,对于度假的一种保障体系未来的走向,他不清楚。再比如说做惯了商业地产,住宅地产一本万利,或者说利润率超过百分之百,50%,低于30%的事情没有人干。当然最近几年地产商赚得没那么多了,因为政府拿得太多了,或者各种成本上去太快。这样未来我们旅游地产可能整体的利润率会下降的,但是呢,管理和开发的要求比做住宅地产高得多。因为我们做一批像万科或者是保利的房子做住宅可以套投资,可以造五百栋一模一样卖得掉的,度假地产不行,度假地产最后每个房间都不一样,才有人来住。所以它对个性化要求,专业化要求,包括物业的管理,完全要像酒店一样管理,你像现在小区业主委员会都不健全,物业管理再差的话都可以混下去,但是在度假地不行,度假地你如果稍微有一点物业管理不到位的话,度假的满意度下降,最后他在微博上微信上一发,大家都知道这个地方不行,没人愿意来就麻烦了,所以对我们专业化程度要求越来越高了。你刚才提的中国度假市场有多大,走向怎么样?潜力空间非常大,但是也遇到了保障体系不完善的制约,但是考虑到我们人口基数很大,仍然相当可观。

    【记者】:虽然说现在咱们面临着很多不足的地方,我们前景确实还是很好的。

    【吴必虎】:跟美国人相比,美国底特律房子一个美金没有人买的,我们第二住宅或者独栋别墅,那买不着的。所以已经不让你造了,中国的市场还是很大。

    【记者】:我们理想中的休闲旅游时代也好,旅居时代也好,就像您说的那样,需要政府确立保障制度,开发商和投资商的明智的眼光,还有我们规划的专家一些可行性的方案,需要社会很多方面的努力。谢谢您的分享。

[上一页][1][2]
本系统支持键盘方向键←和→翻页
搜狐旅居·云南上线啦

视界观

旅居荟

WIWO融旅荟

最新发布

网站地图 新房二手房家居产业旅游团购

焦点版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