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WO融旅荟第七期沙龙之 “中国旅游小镇发展之路”

来源:搜狐焦点网  作者:顾正欣
2013年08月06日17:35 我来说两句()

旅游地产讯:旅游地产的兴起,是旅游小城镇特别是旅游城市开发的一个主动力。将旅游区域开发与城市经营全面结合起来,是能够形成政府资金来源和企业利润构成的关键。随着国内旅游业的蓬勃发展,旅游与小城镇协调发展已成为小城镇发展的重要突破口。那么在小城镇建设过程中如何确立旅游产业的导向作用?搜狐焦点WIWO融旅荟第七期沙龙将对旅游引导下特色小镇发展之路进行讨论。

  【主持人】:很高兴大家能够做客搜狐焦点WIWO融旅荟暨风景大地旅游投资俱乐部沙龙的现场,我是今天沙龙的主持人顾正欣。在旅游地产行业我还是一个新人,所以也很希望很高兴能够跟现场嘉宾,一些学者,以及投资家、开发商一起互相的学习。今天我们的话题是寻找最美净心地。这个话题源于我们今年做的一个大活动:中国旅居名城的评选。我们希望在这个活动中找到真正的最美的旅游地产,最美的净心地,今天活动净心地的选择锁定在中国的旅游型小镇这个话题。想到了小镇,我想可能会想到很多很多中国有名的小镇,比如说凤凰古城,比如说西塘,可能大家心中也有一些自己的答案,我想跟现场的观众互动一下。提到这个话题,这个美女您觉得印象中比较有名的小镇,或者最想去的小镇是哪一家?


图为沙龙现场主持人开场

      【观众】:我比较喜欢平遥。

  【主持人】:为什么呢?

  【观众】:我觉得平遥那儿古香古色,还有原始氛围,它给人一种清新、宁静的感觉。

  【主持人】:我想问一下宋总,您能给我们说一下您觉得中国哪个小镇比较吸引您,为什么?

  【宋总】:我跟她差不多,我也喜欢平遥。

  【主持人】:平遥的点击率还挺高的。也许我们喜欢一个小镇有各种各样的原因,也许那里自然风光,人文风情等等,我们想旅游型小镇有什么样吸引我们的地方呢?因为我们知道小镇除了旅游功能还有小镇本身的功能,两种功能之间存在哪些关系,今天有请到几位专家给我们一一解答,首先沙龙分成两组嘉宾,首先欢迎第一组嘉宾:伟光汇通文化旅游投资公司品牌战略中心总经理赵燕、大地风景国际咨询集团副总裁兼大地风景建筑设计有限公司 总经理王珏、大地风景国际咨询集团副总裁黄晓辉。


图为:(左) 黄晓辉 (中)赵燕(右)王珏

  我们是一个非常奇特的组合,我们有做规划咨询专家,也有我们的伟光汇通做文化旅游产业非常有自己的见解,而且做了很多很有特色的古镇。我们有很多的话题可以一起讨论一下。我刚才有问到大家的一个问题,他们印象中最喜欢的古镇,可能是当地古香古色的一些特色会吸引一些外地人前往,可能在都市中或者平时高楼大厦之间的氛围中体验不到的那种特色。我想问一下黄院长,您觉得古镇真正吸引我们的地方是什么?

大地风景国际咨询集团副总裁 黄晓辉

  【黄总】:一开始抛出两个概念,其实都是我比较反对的概念。第一个关于旅游小镇这个概念,因为我觉得中国人是一个好客的民族,基本上所有的地方,它都希望有人去,都是比较欢迎的,有朋自远方来,不一定非得把它规划成一个旅游小镇,才值得旅游。实际上很多的所谓的旅游小镇最开始都是自发性的旅游起来了,应该是这个概念。第二个是所谓古镇的概念,现在有一点陷入一种崇古的不是非常好的一种价值观。什么东西越古越好的,实际上真正旅游还是像你最开始提的概念,对人的静心,不一定是静心,有可能让你的心欢快也是有可能的。主体就是能够跟游客或者跟普通的民众产生互动的一个地方,那就是一个好地方。不一定求古,我们现在好多的不是说现在国家提出了旅游城镇化,然后就把拼命的提,是原来的时候没提之前,好多地方搞旅游接待设施,搞一些类似于旅游地产开发的,已经建了很多了,都是一些按照感觉是有一点古的,无论是建筑,还是从街巷,还是从其他城市,总得找一些古的元素放进去,不伦不类的,这个应该说有非常惨痛的教训。随着我的认识,这个也是我今天先抛出我的一个观点,跟大家一会儿可以互动一下。

  【主持人】:我们刚才说到了一个古镇的概念,会有一些争议。现在还有一些很争议的话题存在,比如现在知道凤凰古城,前一段日子因为门票风波现在在媒体上炒作也是非常的热烈。最近门票风波好象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因为现在门票事件的介入,很多当地人,或者很多商业都没办法正常的运营,或者在旺季的时候没有体现它应该在旺季应该有的一个氛围,一个商业,或者旅游的氛围。我不知道您对这个事件有什么样的看法?


大地风景国际咨询集团副总裁 王珏 

  【王总】:凤凰的门票事件和凤凰的求客事件,因为是干这一行嘛,都了解了一些。而且有幸的是我大概95年、96年,将近二十年前,就是在那里写生,住了非常长的时间,将近一个多月。我们先把新闻媒体的这些东西剥离,其实我们来看凤凰古镇这么一件事情,它是怎么回事呢?我这样的解读以后大家听起来从它的逻辑上会更清晰一点,可能我先退后二十年说一下,那个地方真的很美。我们去那个地方水彩写生,当时在学校里面老师,很多很多的老师会带着学生去写生。作为一个清华当时的专门的建筑专业的写生地,那是很多很多人都特别向往的,我是非常有幸的在那边待了一个多月。那时候的凤凰古镇,第一不是一个名镇,是在我们坊间传说里一个优美的地方,然后我们就去了。去了以后我们发现它真的很美,我们发现它的美在哪里呢?第一个它的美是在这个小镇本身,小镇景观,视觉景观非常美很好。刚才晓辉说到一点,其实不一定要古才有吸引力。凤凰确实因为它古才有吸引力。它古给人一种什么感觉呢?每个人去每个地方旅游都是有不同的目标去的,大多数人去古镇是为了求异,跟我正常的城市生活不一样,我在这里面有特殊体验,我要去。凤凰古镇因为它古,所以有了一种很特别的意境,跟普通的这种生活的地方不一样,我在这边住几天,这是一种叫旅游体验。我们说的跟日常生活不一样,所以我要去体验,这是求异。

  还有一波人是干嘛,是一种特别诗意的心灵,中国心,我去求同。就是要找一个古老的地方,欣赏一下中国古老的东西。你这个地方改了,我还真不敢,所以很多争论都从这个地方起。从凤凰古城这样一个发展过程中,在我们去的时候完全没有商业化的,在完全不商业化的情况下我们去看什么?除了刚才所说的景观,我们要去体验当地人的生活,感受他们的行为,去体验他们的文化风俗,这个是我们要感受的。在当时的凤凰古城里面,我后来推荐了很多人群,我发现有几点特别重要。第一点他的人文情怀非常重要,那里出了沈从文,出了黄永玉,他们的故居我们都去了,而且当时坐在那个三轮找那一次还挺远的。在这样一个时候我们发现他们这个文化,使得整个小镇的人充满了一种人文的情怀。因为在那里,我们当时写生的那个年代,95、96年,一个小镇里面可能不下十个孩子,可能不超过十岁,他们都考过了业余钢琴的八级。我们在那里走的时候,这边有琴声,那边有琴声那边四五岁的孩子都在老人教导下画国画,特别大,画一只猫特别漂亮。很多人愿意把自己的对联贴得满房子周边都是。那是一个非常纯朴的乡村的一种文化,而且我们感觉到这儿一种人文的濡染,所以能够出沈从文,所以能够出黄永玉,那种对我来说是一种教育。我们在那里过得很快乐,我们在那吃东西非常便宜,我们在那儿住得非常舒服,但是也非常惨,因为那儿早上公鸡一叫四五点就要起,太惨了,所以我们是在困顿中,在公鸡鸣叫中,在旁边小溪的水中,我们感受了这样的生活。我觉得从我们每个人的心灵来说可能这样的生活是你向往的一种古镇生活。

  但是古镇出名了,经济发展了,这一切就都变化了。我后来没敢去,因为我几个朋友去了给我看了一些照片,我就没敢去了。古镇要发展,我们现在有一个逻辑思想,先给它弄一个标志物。我知道一个休闲专家去了凤凰以后,回来找我的导师吴良镛说,吴先生您看一看,怎么办,凤凰古城弄了一只像鸡不像鸡,像鸟不像鸟的东西站在那儿作为它的标志物,这已经开始人工化了。那么再后面旅游过程中,就会旅游化。旅游化的前提是什么?我周边的铺面全都要给你算钱的时候,这时候大家的想法已经不一样了。他们会想我投资了这么一个商铺,我要怎么样回本。一个小贩,比如在这儿卖东西,城管来了,我要交钱,我要算出我的钱来。那么旅游从最开始特别纯朴的体验,变成一种商业化的,或者越来越包含着商业化这样一种运作的方式以后,古城,如果很多有识之士、精英人士,说这个古城变味了,比如我就会觉得这不行,反正我就不再去了。但是对于大众来说,我觉得对于大众来说中国有那么多的人,那么多的城市人口,那么多的人没有见过太多的古镇,不像我们这种每天在那儿走的。所以他们会有一种期望,我要在那里感受一个什么样的地方。这样的一种市场需求,中国的庞大的市场需求,也支持了这个古镇它可以向商业化迈进,因为中国古镇很多,现在说的凤凰一个小点,在这样的情况下,看到周庄是很多很多人都在讲,然后有人拿着它跟西递宏村,甪直等等这些古镇在这边做对比。这样的时候,商业化成为一个趋势的时候,我觉得这个古镇它变了,但是这个变辩证的说它是喜忧参半的,喜在那里,我记得原来周庄特别受人关注的时候,曾经有人写了一篇文章,他说周庄这样的商业化没上,为什么没上,他说为什么那些老太太也去门口卖商品,这么商业化,你怎么会觉得没上,完全失去了原来纯朴的那种乡亲,为什么没上。他说上面写了这么一段话,如果他的孩子孝敬一点,他的收入是原来的十倍以上,他住上了一个良好的房子,他在那儿每天都有自己的事情做,他为什么会要到门口几块钱一个小玩意儿,在他站一天、晒一天的太阳,不会的。那么商业确实是给当地的人民带来了我觉得是带来了一些收益,也使很多的投资的机会找到了一种落脚的地方。这个可以说是喜。忧,大家会觉得文化变味了,旅游经常说的文化变迁,一个地方文化变迁了,这就变了。然后这时候什么事情都出来了。

  这个门票风波,我表达一下我个人的看法,我觉得没关系,多收人少一点,开始来求客了。所以我开了那么多客栈,我要算钱,我租了房子多少钱。应该本来预期要赚多少钱,其实没赚到。到处贴出条来,我需要很多个人来,门票涨了,我倒是挺支持中国的景区收一定的门票,我说的一定是有限制的,不是说很高。虽然我到那里去过,我觉得那个地方很好,现在变味了。但是我觉得收门票起码有一个好处,这个好处就是那个地方的人可能还像我们去的时候那样多。这一点从文化保护来说,从这个历史的遗产保护来说,我觉得还是有意义的。当然这个门票是一种控制措施。我觉得中国需要控制措施,中国如果不需要控制措施我们可以踩平所有的古城。真的,不知道各位听没听说过另外一个因为免票,河南省当时第一次的文化遗产日的时候采取了免票的措施。当时的人流冲动,差一点就酝成很大的事故,在河南省所有文化景点,那样一种人流的集聚,可以说是前所未见的,门票是一个条件。但是真的要看它的出发点,如果就是为了钱,因为进那些客栈的这些钱,可能是进入了投资客栈的人口袋里,或者开栈的组的口袋里。但是门票更多跟政府相关的,如果他为了保护这个古城要这些钱,有了资金,那么我觉得可以考虑,因为我现在的感觉是什么呢?这件事本来它还矛盾,你问我,这是我的一个理由。当然我们也知道像西湖,免了票,可能收入更高。这个是一个平衡的作用,我倒是在这里觉得这个决策者,他可以自己平衡一下。他看一下他收钱,收了门票费以后,到底是收入更多,还是更有利于保护,还是更不利于保护,是更有利于这儿的文化生活发展,或者景点的发展,还是这个钱一起到了政府口袋里,或者少数人的口袋里,这个是两码事的说法。我当然还有一点觉得这个门票很不好的一点是,这次门票收的打包了很多点,捆在一起收,原来不要票的古城变成了要票的古城。但是大家不是冲着那些打包的地方去的,有一部分人会去,有一点强买强卖的意思。我是感觉不管后面是什么,首先是一个出发点,第二个可以从短期的尝试中看它的效果。我觉得一个门票嘛,现在就连闯红灯这种政策都可以经过一定的大家的论证来进行调整,他这个门票也是可以调整的。

  【主持人】:您是从文化保护,以及商业之间的平衡出发的。我想刚才您问了几个问题,也许我们身边的赵女士能够给予解答,我知道伟光汇通在中国已经做很多个有名的文化旅游地产项目,包括西河印象、彝人古镇,滦州古镇等等。刚才王院长也说了,她也许也有一个疑问,是否收门票这种行为会对人流、客流或者商业有一定的影响,我们旅游地产或者我们的旅游古镇是否应该商业化?旅游化,能不能给我们说一下您的感受?


伟光汇通文化旅游投资公司品牌战略中心总经理 赵燕  

  【赵总】:其实门票跟商业化和旅游化肯定是相关的嘛,不是说绝对的因果关系,它也是绝对的相关关系的。我想先跟大家分享一下我们在做一个叫古镇的过程当中的一些体会,其实伟光汇通可能大家都比较陌生,说到我们做的事情,可能也比较陌生。其实在这条路上我们已经做了有十多年的时间。是偶然也好,还是说发展的趋势也好,其实确实是暗和了,很多东西现在再提出来,其实很多企业已经在这条路上做了很长的时间。其实伟光汇通就是这样的,十多年以前,那个时候我们公司还在云南楚雄,楚雄它是一个彝族自治州,但是中国有两个彝族自治州,其实云南唯一一个在楚雄。当时我们在做这个项目的时候,一开始没有想着把它要做成一个古镇,政府就给了我们大概有两百亩地那么一个面积。当时我们是在想说,其实云南那个时候的旅游已经发展起来了,其实在我的印象中,我是感觉云南的旅游资源远远的要比包括现在海南,甚至一些其他沿海城市它都要好很多,而且它的文化,它的旅游资源各种各样形态的旅游资源,它是一个旅游大省。楚雄的位置是处在从昆明到大理这条路必经的地方,它离昆明大概不到两百公里,160到180公里那么一个距离。当时是云南是一个旅游大省有这么一块地我们要做一个什么东西呢?又处在彝族自治州,就想说我们能不能把这几个元素结合起来?把彝族文化,在这里面,在这一块地上体现出来。再往远了想,能不能和旅游嫁接。基于这样一些考虑,有了这样的基础我们开始说我们实际上是可以用一些彝族的,包括它的建筑符号,包括它的一些文化的符号,比如说像太阳,像它的立法,后来在旅游产品的开发当中我们也会想到它的彝绣等等这些东西,能不能拿过来?后来初试的结果发现很受欢迎,它的欢迎体现在哪?两百亩地做完了之后,实际上时间挺快的。04年、05年的时候,刚好赶上了当年的彝族火把节,是农历的6月24,所以换算成阳历时间不一样了。前天是今年的彝族火把节。就会发现云南各地去到那儿的人非常多,一开始没有想到那个效果,有一百多万人在彝族楚雄,更多的就是往当时彝人古镇那个地方集中。我们自己都很惊讶,说怎么会有这么多人来到这儿,也就是说这个东西是在经济发展过程当中,然后大家对于这样的一个文化的推崇,包括本民族对于这样一个文化自己传承的一种结果。有了一期二期之后彝人古镇开始往更大面积开始拓展,包括当地的政府也会觉得这件事情原来比预期的,它的商业价值,甚至它的经济效益都要好,包括它的社会效益。所以说我说无形当中暗和了这样一个发展趋势,直到我们用了八年的时间,到2011年底,2012年初的时候,我们把整个古镇的项目做完了。后来会有很多政府的官员会去看这个项目,会觉得这个项目其实是它变成了当地很多政府在做这种城镇化过程当中,需要的一个样本。我们在做这个古镇的时候,不光是考虑到了物业,在过程当中我们会让度一部分的产权,更多的还会有一部分我们要自己持有,然后会嫁接进来很多的文化的元素,当地的人文、历史都会在这边体现出来。两位是做规划设计的,你们对于规划这一块可能比我更专业。我们会有一些理念,包括原生态的一些元素都会在规划当中体现。这样的话,他们觉得其实在这里面,我们最终会形成一条产业链,解决当地的一些就业问题,然后解决它的旅游。其实整个这个项目,把楚雄市的旅游格局给改变了,那个是一个农业市,更多的原来是给周边的卷烟,卷烟厂提供一些原始的那些原料之类的,后来呢,有了这个项目之后,它的旅游经济发展得非常快。到去年的年底的时候,我们统计了一下,当然它是一个相对来说比较粗略的统计,这个项目彝人古镇这个项目,去年一年接待旅游人次超过了七百万。当然这个是整个依托于云南滇西旅游线这样一个大的格局才形成这样一个成果。

[1][2][3][下一页]
本系统支持键盘方向键←和→翻页
搜狐旅居·云南上线啦

视界观

旅居荟

WIWO融旅荟

最新发布

网站地图 新房二手房家居产业旅游团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