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变局 这一年遭遇“变法”之痛

来源:台海杂志
2014年01月06日10:04 我来说两句()

  都说,人生要有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2013年,不少年轻人让这句话变为现实。

  2013年伊始,随着电影《泰囧》的热映,泰国游成为热点。“泰囧”热潮飘过,“鸟叔”一曲《江南Style》又引发了“江南热”,首尔江南区成了游客扎堆到访的地方。此后《北京遇上西雅图》的热映,又让西雅图人气快速飙升,成了不少“驴友”的向往之地。

  不过,虽然2013年的旅游市场以近乎喜剧的开局,但不久就遭遇了旅游景区涨价的狂潮。三年“禁涨期”,本意是抑制票价过快增长,可让人哭笑不得的是,在2013年这一年,“三年解禁”却成了景区涨价的最佳借口。

  2007年初,国家发改委曾下发通知,规定旅游景区门票价格的调整频次不低于三年,这被业内称为“三年禁涨令”;时隔三年,各大景区“欢欣鼓舞”:新一轮涨价周期到了。

  蛇年农历新年刚过,旅行社就接到了各景区的口头通知:自4月22日起,“福建土楼”华安、永定以及南靖各土楼景区门票集体上涨,永定洪坑土楼群团队价涨到70元/人、南靖田螺坑土楼群涨到80元/人、大地土楼群涨到70元/人,普遍上涨25元/人。

  此次涨价只针对旅行社团队价,原来永定、华安以及南靖景区,旅行社门票团队价为5-6折,此次都统一提高到8折。对此,不少网友大呼“风景也看不起了”。

  老酒店遇困 厦门首现四星酒店被“摘星”

  就在厦门各家旅行社忙着为五一黄金周结算,之后又疲于应付暑期出游热潮的同时,厦门旅游业发生了一件令业者震惊的事情—曾被誉为厦门饭店业的一面旗帜、有着28年历史的东南亚大酒店,突然被取消了四星级酒店资质。

  东南亚大酒店之所以被“摘星”,最直观的原因在于“硬件”落后。但让业内人士担忧的是,不仅东南亚大酒店,厦门不少老酒店同样面临这一困境。官方资料显示,截至去年,厦门四星级酒店共有25家,其中与东南亚大酒店类似的老牌四星不在少数,硬件装修普遍老化严重。

  与此同时,厦门的五星级酒店数量却是突飞猛进。2006年2家,2007年3家,2008年5家,2009年8家,2010年10家,2011年12家,2012年15家,截止到去年3月,达到了17家。加上未挂牌的高端酒店,有近30家,还有近30家高档酒店在建和规划中。这意味着,厦门将有近60家高星级酒店。

  这样的密度,已超过了许多一线国际大都市,骤增的数量,给运营也带来不小压力:旺季时一床难求,淡季时入住率却仅仅“刚及格”;为了能在众多的竞争对手中抢到“蛋糕”,保证漂亮的营收财报,还要不得已调高价格。重重矛盾纠结缠绕,高星级酒店生存道路可谓荆棘遍布。

  包机游“退烧” 一窝蜂进入又一窝蜂退出

  同样是在2013年7月份,为了能在暑期出游旺季多分得“一杯羹”,厦门旅行社纷纷将目光转向包机出游,当月就有四趟包机首航,目的地集中在济州和柬埔寨。“往年,春节前后或者国庆黄金周期间,厦门旅游市场上也出现过直飞澎湖、暹粒、普吉岛的阶段性旅游包机,但这些旅游包机一般只在旺季飞一小段时间,并非常态,但2013年却大不一样。”有厦门旅行社人士直言,2013年是旅游包机出现最多的一年,并且旅游包机的持续时间明显拉长,集中在暑期几个月飞行,甚至是常年飞行。

  不过,市场并没有给对包机充满期待的旅行社太大的“面子”。进入去年11月,韩国包机游全部退出厦门市场,悄然停运;仅有的柬埔寨吴哥的包机航线,也只剩下厦门旅游集团国旅和厦门春辉国旅两家执飞。

  不仅如此,目前厦门仅存的包机线路上,价格一直维持在5000元左右的柬埔寨吴哥旅游,最近也因旅行社争抢“最后的晚餐”,而大打“价格战”。到目前为止,这场价格战已经持续了四个月之久,从去年旺季七八月开始维持至今,其间降价幅度最多达到40%。

  旅游法“上路” 旅游业遭“变法之痛”

  不过,要说在2013年风云变幻的旅游市场上,什么才是最焦点、影响最大也是最深远的话题,那一定是30年来的首部旅游业法规—2013年10月1日起正式实施的《旅游法》。新法规定,杜绝旅行社低于成本价团费组织旅游活动、不得安排指定购物场所强迫游客购物、不得安排另行付费旅游项目以收取返回佣金……

  迫于压力,厦门旅行社先是当年的国庆游全面难产,出境游、国内游产品全线推迟上线。之后,各种线路又开始集中涨价,国庆欧美游大涨5000多元,最受关注的东南亚线路目前也全线涨价,其中涨得最狠的泰国游大涨一倍多,创造近年来泰国游涨幅之最。

  然而,旅行社和旅游业者很快就尝到了苦果。

  新法实施两个月不到,由于受价格大涨影响游客数量锐减,厦门各大旅行社的接团量环比骤减80%-100%,目前已经有两家厦门旅行社注销不干了,其它中小旅行社也在经历最冷“冬天”,面临“退市考验”。

  受新法禁止带游客购物影响,厦门导游收入几近腰斩,金色“敲门砖”导游证的吸引力也渐渐“褪色”。曾经月入万元的导游,近1/3不干转行了;曾值得炫耀的导游证,1500多人报考,约500人弃考,弃考率近1/3。

  没有了团队光临,倚重旅行团游客的厦门旅游购物店也面临生死大考,关门的关门、转型的转型。

  同样遭受重创的还有厦门酒店业,厦门经济型酒店入住率普遍大幅下滑,大批酒店待价而沽,不少撑不下去的酒店甚至已准备割肉;高星级酒店同样形势严峻,入住率跌至仅有的60%,价格也大跌了10%-20%。

  不过,《旅游法》的实施也带来了一个好消息,受团队游客数量大幅下降、旅行社向航空公司预订的座位数大大减少影响,机票价格也出现下降。从厦门出发,往返欧洲3000多元,往返三亚仅千元,香港往返只需500元……“白菜价”的机票一时满天飞。

  同样,少了团队游客涌入,原本动不动就人满为患的景点,不得不放低身段,降低门票吆喝促销。

搜狐旅居·云南上线啦

视界观

旅居荟

WIWO融旅荟

最新发布

网站地图 新房二手房家居产业旅游团购

焦点版图